当前位置 >> 主页 > 波肖门尾图库 >
「经典小小说」侯德云:老家拍案惊奇
日期:2019-07-11

  接到堂哥的电话,我就知道,老家出事了。老家的亲人有一个共同的优点,不出事不打电话,一打电话准出事。我曾经问过堂哥,没事,就不能给我打打电话吗?聊聊天也好啊。堂哥很吃惊,说没事打电话不是花冤枉钱吗?

  堂哥的爹,就是我大伯。大伯虽然到了八十高龄,但身体很好,还能下地干活呢,怎么说死就死了?

  堂哥说,现在说还得花钱,不划算,你赶紧回来吧,回来我告诉你。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  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老家。他说,是这么回事,乡里修公路,占了咱家的一片果园和一块菜地,赔偿太少,我去找乡长反映情况。开始乡长不见我,后来我开始骂自己的祖宗,乡长就见我了……

  堂哥说,我也这样问乡长,问了一遍又一遍,乡长显然是不耐烦了。他拍了桌子,对我大叫,家里有人上吊了,就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了!

  堂哥说,我回到家里,把乡长的话说给爹听,爹听完就出门了,到果园和菜地那里转了一圈,回来就叫我杀鸡给他吃。我爹这辈子,最爱吃鸡。我爹吃得直打饱嗝,然后就到果园里上吊了。

  正说着,有两个陌生人走了进来。堂哥看了走在前面的胖子一眼,对我说,是乡长来了。乡长跟堂哥握了握手,说,看来,事情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了。堂哥点点头,对乡长的话表示同意。乡长从包里拿出两张纸,对堂哥说,这是赔偿协议,你看看,签个字,现在就给钱。

  乡长往纸上一指,说,在这里。又抽出下面那张纸,说,还有这里。堂哥签了字。乡长把一张协议装进包里,从身后那个人手里接过厚厚的一沓钱,让堂哥数。堂哥的每一个手指头都在跳舞,根本不听使唤,只好让我替他数。我数了三遍,没错,正好十万。

  乡长说,那好,我们走了。他们走得飞快,一眨眼就没影了。堂哥看着他们并不存在的背影,好一阵发愣。

  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了。村人说什么的都有。我亲耳听见有人这样说,哎,以后对老人可要好一点儿,到了关键时刻,能派上大用场。听了这话的人随声附和,就是就是。

  办完了大伯的丧事,我跟堂哥告别。原本已经神清气爽的堂哥突然眉头紧锁,他忧心忡忡地对我说,下一次,家里要是再遇上什么事,就该我去上吊了。我没想到堂哥能说出这种话,说了他一句,你别胡说。

  堂哥说,我怎么是胡说?你算算,我爹已经死了,我妈早就死了,现在家里年龄最大的,就是我了。我不去上吊谁去上吊?我被堂哥的话噎住了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堂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。他哭着说,弟,到那一天,你一定要回来,回来替我数钱,啊?493333开马